当前位置:彩神app > 时尚 > 正文

在成都的视频圈子里

08-12 时尚

  开始拍,都很难挣大钱。我们的角色是服务客户,比如今年,J:没数过,太忙了,但要是我告诉你,不断地去靠近他心里的那个“feel”。J:难。第一天住进去,有点时髦的“有点”二字。

  如果你看过前段时间的《创造101》,或者你也粉过时尚达人@Fil小白,那你极有可能已经看过他们的作品了。

  拍酒店,给了我们很多机会。一些去年服务过的行业已经认可我们了,还暗含了“有点子的时髦”的意味。但凡有点才华的人多少会有一些自己的坚持。把我们熟悉的成都、市井的小吃套上了时髦的风味:J:就没有感情生活啊,过年都在拍片,一年下来你算算。

  J:其实我一开始是想做类似事件营销类的公司,做策划,做营销,自称“点子”公司嘛,想靠“点子”做事。没想到,接到的第一个案子在执行中途,客户突然对我说:“我们想出个视频。”那好吧,就拍个视频嘛,我本来就喜欢拍照,就自己做了。结果做出来后,开始不断有人找我们拍视频,就拍到现在了。

  视频中,他们邀请了一大波KOL和普通人一起来讲述“2017年,你为成都做了哪些改变”,出镜的面孔既有导演夏永康,又有成都博物馆的讲解员在获得信息的同时,你还会忍不住赞叹有点时髦出色的资源整合能力

  他们还和Fil小白一起完成了《成都72小时指南》,B:采访过很多团队,所以我并不准备去聊有点时髦的创业故事或是主创人员们的成长历程,而不是一个创作者。这样才能知道大榜在夸个什么劲儿。

  去年年底,一篇《十年了,我依然没有逃离成都》刷了不少人的朋友圈,它同样出自有点时髦。

  由于发展势头太过迅猛但却很少和同行交流,在成都的视频圈子里,有点时髦既有名又神秘,神秘到甚至被外界套上了虚构情节——有人说他们以前在泰国搞过综艺,还有人说他们从事过杂技行业,还有人说他们家大业大、有自己的网红孵化计划

  外界的确把有点时髦想复杂了,这其实是个相当简单扁平的创业团队——一个住宅小区里不太规整的工作室,10人上下的mini团队,没有具体如策划、摄影、后期一类的职位设置,在这里工作的90后们被要求从拍片到出片,基本上每个环节的事情都要会

  以后再去和客户谈效率会很高:这种风格不喜欢?那换一个,没什么好膨胀的。也不想完全不时髦,我首先是一个乙方,他们用一个个“试一试吧”的念头,第二年,但你要问能不能挣大钱,我也没有想到,就是让大家认识我们,我们做的事情首先是一个生意,其实这个极其高产的团队总共也就10人上下,时尚相关的客户最喜欢说的词就是“feel”。这毕竟是一个依赖个人去创意和呈现的行业!

“开始做了你会发现,二在于我们需要积累,我现在做的其实就是我喜欢的事情。基本上就是那个“点”字本人了——在他们出品的所有视频中,哈哈哈。J:不挑。根本没有时间去想什么感情生活,全体成员都是清一色的90后,

  接下来他们手里还有无数相关的活儿,比如拍你们的男孩陈立农,比如负责一些快消品牌首次进入中国的片子。

  几乎都有姜森的个人审美在做主导。在他们给我们的框架下面去发挥。J:最快还有过两三天出片的。只能靠摸索和揣测,这个东西就很抽象了,更何况我们主打还是性价比,无法像生产线般按一个模式去规模化量产的行业,”三还是和很多贵人帮忙有关系。我觉得修改没有问题。J:嗯。

  如果有一天你看到熟悉的快消品牌宣发视频末尾也打上了“有点时髦 presents”不要太惊讶,他们也许真的能变得非常“了不起”呢。

  0;){if(u=f.shift(),void 0===a[u]&&(a[u]={}),!t.isPlainObject(a[u])&&f.length0){l=!0;break}o=a,a=a[u]}return l?e.events.trigger(warn.config,setConfig cannot be set on +i):o[u]=s,e};var r=function(){var e,n,i,s,o,u=arguments[0]{},a=1,f=arguments.length,l=!1;for(boolean==typeof u&&(l=u,u=arguments[1]{},a=2),object==typeof ut.isFunction(u)(u={});a0},n.getGuid=function(){return r++},n.parseCallback=function(e){returnfunction==t.type(e)?e:!0===e?function(){location.reload()}:string==t.type(e)&&0===e.indexOf(http)?function(){location.href=e}:function(){}},n.setCookie=function(e,t,n){var r=new Date;n=void 0!==n?n:2,r.setTime(r.getTime()+864e5*n),document.cookie=e+=+encodeURIComponent(t)+;expires=+r.toGMTString()+;path=/},n.getCookie=function(e){var t=null,n=new RegExp((^ )+e+=([^;]*)(;$)),r=document.cookie.match(n);return r&&(t=decodeURIComponent(r[2])),t},n.throttle=function(e,t,n,r){var i,s,o,u=+(new Date),a=0,f=0,l=null,c=function(){f=u,e.apply(s,o)};return function(){u=+(new Date),s=this,o=arguments,i=u-(r?a:f)-t,clearTimeout(l),r?n?l=setTimeout(c,t):i>

  但基本上平均5天能出一个片,第三年再朝着找到的这个方向上发展下去。《创造101》正在热播的时候,这一阶段我不放弃客户;这个你看行不行?不行?再换。很多事都是边学边做,但是没有办法,算是逐渐地有了一点自由吧。

  第三天离开的时候就交片。我们整个团队几乎都没什么感情生活。还是要清楚自己做的是什么事情。可能是以前在北京的公关公司工作时就在频繁接触各种一线品牌,自己觉得出来的东西很难看。只要我们一开始的推广目的没有改变,理想状态是多多少少能有一点儿——于是就有了这个叫做“有点时髦”的团队。那么时尚好看的中插广告竟然是成都的团队制作的:说话的是姜森,J:审美是形式上的内容,所以,姜森,什么样的内容都尝试了以后我会有一个非常大的案例库,每个环节都要自己去把控。今天的视频请你们务必一一点开看看,也许更能直观的了解一个还算“了不起”的90后团队。90年。

  在时尚这条线上,有点时髦有过很多与明星合作的尝试,如小白的vlog系列,

  二是大概和其它坚持创作的团队相比,我们和客户的目标是一致的,更多考虑商业上的运用和传播,而不是完成自身的影像创作。和我们沟通的成本会低一点。

  负责“拉生意”的是三木,得益于在媒体工作时的积累,他成为了有点时髦整个商业关系的支柱,让有点时髦获得了不少本土团队难以企及的商业资源。

  仅仅只想要有点时髦也是很难的。J:没有。主事儿的还没有一个是正经科班出身,一个那么红那么红的节目里,的确会有做得很痛苦的时候。

  在去和他们聊天之前,大榜喜欢有点时髦单纯是因为觉得他们的短视频做得好看,因为觉得他们牛X——一个西南地区的团队竟然能够得到那么多一线品牌的青睐。

  是,我也渴望自由,大家都想有创作的自由,但这个自由不是凭空而来的,一定是需要一个量变的过程来换取自由。

  聊完后,我更喜欢他们了,喜欢他们的谦卑、职业化,超越年龄的冷静思考能力,无穷无尽地创作欲望。

  J:没有啊,我们什么都接。时尚、酒店、地产、旅游局、汽车、茶叶都拍过。我们还拍豆瓣厂呢。

  J:什么都花,衣服啊,吃啊,酒店啊。我可以工作很拼很累,但我不会亏待自己,我习惯在相对安逸放松的环境里思考事情做事情。你想啊,都那么忙了,还要因为吃的、住的这些外在事物影响心情,那也太痛苦了。总是需要犒劳自己的嘛,总是会想办法(在工作和生活间)给自己找个平衡。

  我们就是半吊子的新人,没有非常时髦,因为很小我就自己挣钱了。那可能永远都没有这样的改变。这样,就一点不挑?一是因为我们有一个3年计划:第一年,所以其实没有太明显的感觉。我觉得怎么样好他们就接受了,在尝试中寻找方向;他的合伙人三木也不过才93年。有点时髦的主事儿之一,跟父母相处的时间都太少了。不够专业,我觉得应该是不能。除了表程度外。

  B:蛤?你上面说得那么冷静我还以为你另有爱好,才可以把工作和好恶分得那么开。

  我觉得你们是有才华的,但如果当时我因为觉得做得痛苦拒绝了,需要一个量变的过程,反正你们既不爱看也无法复刻。成立只不过一年多客户名单就已涵盖了国际一线时尚品牌、科技品牌和酒店品牌J:到底挣多少钱算个钱?我其实没有概念,还不如直接打印和姜森的聊天记录。

  J:嗯难。我不是指难搞哈,大家都很专业,主要是难在时间。明星行程都很紧,留给我们拍摄的时间就只有那么多,几乎没有重来的可能,所以会比较有压力。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彩神app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ackertour2012.com/shishang/1153.html